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 > 人事正文

说理,法律法治之美在于释法说理

千禧网 2018-10-10 18:03:24

在民智未开的蒙昧时代,人们相信一些超自然的事物判断疑难案件的是非曲直。从前的“神明裁判”,不管是我们的独角兽,还是英国历史上的热铁裁判,或者某些部落采用的鳄鱼审判,都是不讲道理的审判。比如说独角兽的神角触向两个嫌疑人中的一个,剩下的一个就是无辜的,只要大家相信这种结果是公平的、高效的,就是合理的,无须说明更多的理由。然而,当今,文明时代已经替代了蒙昧时代,将判决理由加以仔细阐述不仅可以起到说服当事人的作用,而且可以抑制法官的恣意,并创造出法律的某种可预期性。如果说裁判文书样式是裁判的骨架,语言运用是其血肉,那么说理就是其灵魂。
一个时代的法律精神是这个时代社会制度的价值基础,而法律精神展示的重要途径在于司法处断。通过释法说理,司法处断不仅可以更好地解决诉讼双方的纠葛,更重要的是能够告诉社会和民众,法律彰显什么、鼓励什么,架起了法言法语、执法司法与民众生活之间的桥梁,使人们更加了解法律、理解法律、相信法律、尊重法律。当然,诚如培根所言,对于一切事物,尤其是最艰难的事物,人们不应期待播种与收获同时进行,为了使他们逐渐成熟,必须有一个培育的过程。释法说理也许不能解决司法实践中很多沉疴痼疾,但是,至少会在司法公开和透明上迈出令人可喜的一步,而这一步,因为有了法律的温情,会逐渐撑起人们内心深处法治梦想和希望的蓝天。
一,有利于消除司法腐败和裁判不公。民事审判中,法官的主要任务是认定事实和依法裁判,对此,除了认识上的问题外,还有一个意识问题,价值取向问题,如果不要求详细说理,那么必然会为存心不公的行为大开方便之门;相反,如果要求说理“圆通灵透”,则必然会对裁判者心灵产生“净化”,势必对司法不公现象的消除产生积极作用。
二,有利于当事人服判息诉。司法实践中,当事人缠讼的原因很多,其中因不知事实如何认定,不知法律何以适用而怀疑法官有意偏袒对方的当不乏其人。如果民事判决缺乏说理性,胜诉者稀里糊涂,败诉者不明不白,致使上诉增多,申诉不断,使原先本能讲清的道理变得越来越复杂。倘使裁判文书说理充分透彻,使当事人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使败诉者心服口服,或口不服但心服,则势必会减少当事人的抵触情绪,不仅有利于当事人服判息诉,而且能增加民事判决的自动履行率,对解决“执行难”不啻为一味良剂。
三,有利于提高法官的职业素养。一份叙事清楚、用词考究、说理充分的民事判决,可以准确地反映出一个法官的法学理论、逻辑思维、文字水平等综合素质,如果判案不说理,千篇一律、套话连篇的裁判模式久而套之,必然会影响法官钻研业务的积极性和紧迫感,长此以往,法官素质每况愈下。如果强调说理,必将激励法官的敬业精神和创造性,久而久之,形成一批具有渊博法学思想,崇高职业道德,博大人格魅力的名法官,定会为社会和公众所敬仰,这不仅是法治盛世的标志,也是社会民众的福祉。
四,有利于法制宣传和公序良俗的建立。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是人民法院诉讼活动的重要任务之一。法院通过民事判决的说理及公开,可以起到明确是非、宣传法律的作用。同时,由于民事判决均系对发生在社会生活中的活生生的具体纠纷的公断,具有较强的预示性和倡导性,对社会公众的价值趋向和思维理念有着深刻的影响。法官加强民事判决的说理,必将对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的形成起到潜移默化的推动作用,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之内人人自由,法律之中人人照顾,法律之下人人低头的法治理想的实现或许也有杯水捧土之功。
法官重视判决的说理,对维护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效率,树立司法权威至关重要。但如何让判词达到“圆通灵透”、“文理优长”,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释法说理,首在“法”字,重在“理”字。简言之,就是要阐明事理、法理和情理,最终让民众明理服法。释“法”,法律辨析以准确为本。要把查明的事实解释成法律规范设定的事实,就要准确证明客观事实与法律规范设定事实之间存在同一的置换关系,同时还要否定其他置换关系,详细列举处断所依据法律条文,准确说明采纳理由和不采纳诉讼双方意见理由。说“理”,法理分析以精当为要。必须在确定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基础上,充分、简洁、严谨、精要阐述案件事实与法律规范之间的内在联系,使事实、理由脉络清晰、层次分明。释“法”的过程,不是简单解释法律的过程,而是结合实际,从当事人的关心关注入手,抽丝剥茧,详尽回复各种疑惑和问题。说“理”的标准,不仅要准确、清晰阐明司法机关认定事实和处理的依据,而且要用语规范、用语文明,用民众听得懂的方式来回答。当然,倡导释法说理,并非要求在任何环节都详细说理。而只在一些关系当事人权益的诉讼决定环节说理,否则只能增加工作负担,浪费司法资源,降低司法效率。
作者单位:河南省长垣县人民法院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