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98hc75pM'><strong id='98hc75pM'></strong><small id='98hc75pM'></small><button id='98hc75pM'></button><li id='98hc75pM'><noscript id='98hc75pM'><big id='98hc75pM'></big><dt id='98hc75pM'></dt></noscript></li></tr><ol id='98hc75pM'><option id='98hc75pM'><table id='98hc75pM'><blockquote id='98hc75pM'><tbody id='98hc75p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8hc75pM'></u><kbd id='98hc75pM'><kbd id='98hc75pM'></kbd></kbd>

    <code id='98hc75pM'><strong id='98hc75pM'></strong></code>

    <fieldset id='98hc75pM'></fieldset>
          <span id='98hc75pM'></span>

              <ins id='98hc75pM'></ins>
              <acronym id='98hc75pM'><em id='98hc75pM'></em><td id='98hc75pM'><div id='98hc75pM'></div></td></acronym><address id='98hc75pM'><big id='98hc75pM'><big id='98hc75pM'></big><legend id='98hc75pM'></legend></big></address>

              <i id='98hc75pM'><div id='98hc75pM'><ins id='98hc75pM'></ins></div></i>
              <i id='98hc75pM'></i>
            1. <dl id='98hc75pM'></dl>
              1. <blockquote id='98hc75pM'><q id='98hc75pM'><noscript id='98hc75pM'></noscript><dt id='98hc75p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8hc75pM'><i id='98hc75pM'></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电视剧
                压岁钱的变迁:从跪拜礼到红包雨 不变是祝福
                来源: 千禧门户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新春见闻)压岁钱的变迁:从跪拜礼到红包雨 不变是祝福

                中新社杭州2月9日电 题:压岁钱的变迁:从跪拜礼到红包雨 不变是祝福

                作者 钱晨菲

                “家人共守迎春酒,童穉争分压岁钱。”作为新春佳节的“重头戏”,压岁钱往往最受孩子们期待。临近假期尾声,不少孩子都拥有了“小金库”,计划着添置心爱之物。压岁钱起源于汉代,用意是辟邪驱鬼、保佑平安,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压岁钱的形式逐渐多样。压岁钱变迁的背后,是生活之变、时代之变。

                压岁钱红包。罗攀 摄压岁钱红包。中新网记者 罗攀 摄

                “祝奶奶新年快乐,长命百岁!”听着孙子稚嫩的祝福,今年71岁的潘柳妹乐得合不拢嘴。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压岁钱,递到孙子手中。

                “我每年都给孩子包红包,讨个吉利。去年800元(人民币,下同),今年1000元,每年都会涨。”潘柳妹还清楚记得儿时领压岁钱时的场景,虽压岁钱的金额与如今差距甚远,但拿到压岁钱时喜悦的心情是一样的。“我那时天天盼着过年,每年除夕夜父母都会用红纸裹着2角钱放在我的枕下,这叫‘压岁’。那时的2角钱已是‘巨款’,糖果、蜜饯只卖几分钱。”

                不仅是潘柳妹,给孩子发压岁钱亦勾起了杭州人宋建国的记忆。他拿出收藏了近5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分币,那是他的压岁钱,也是他的“宝贝”。“我小时候经历了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自然灾害’,许多人连饭都吃不上,更别提压岁钱了。后来家里条件慢慢好了起来,父母就会给我些分币,我存到了现在都没舍得用。”

                压岁钱的数额在变,获得压岁钱的途径也在改变。浙江湖州人王巧凤今年已83岁,谈起自己儿时领压岁钱的场景,她戏称自己是个讲规矩的“富二代”。

                王巧凤说,“当时的压岁钱可没现在拿得那么轻松,需要向家中长辈行跪拜礼、总结过去一年的收获与不足,并仔细聆听长辈的教导。那时多数孩子的压岁钱是铜板,铜板用红线穿起来保佑平安。我父母则用银元给我发压岁钱,别人都可羡慕了。”

                王巧凤的孙女张乐是“80后”,春节期间,“抢红包”成为她每日必打卡的“娱乐项目”。

                “现在科技发展迅速,收红包也衍生了许多线上玩法,比如集齐‘五福’开红包、看春晚摇红包、微信群里抢红包等。”当然,张乐也不忘通过手机给孩子发压岁钱。她说,自己并不会将压岁钱代管,而是以此培养孩子的金钱观念。

                如其所言,红包是压岁钱,如今更是中国流行的社交方式。支付宝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中国超过4.5亿人参与了集支付宝五福分5亿元红包的活动,参与人数同比增长40%,涉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百度春节红包活动从1月28日开始,一共持续8天,红包奖金为19亿元。春晚直播期间,全球观众参与百度APP红包互动活动次数达208亿次……

                从几分钱到上千元,从行跪拜礼领红包到抢红包雨,虽压岁钱的金额在变、形式在变,发压岁钱这项春节必备的“仪式感”未曾改变,压岁钱中蕴含的祝福与期待也未曾改变。(完)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千禧门户网"或电头为"千禧门户网"的稿件,均为千禧门户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千禧门户网",并保留"千禧门户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千禧门户网版权所有